告别清华的现实主义者

做了一年的清华学生,马驰(化名)选择退学,到大洋彼岸的宾夕法尼亚报到。

“出国留学的想法很早便有了。”小时候在重庆合川的县城长大,让他去美国过更好的生活成为父母的愿望。初中他去市里读了外国语学校,3年里,除了学校的加强版英语教学,他自学了4册《新概念》,还把第二第三册的课文全背下来了。“我后来再也没有那么努力过,”马驰笑说。

初中时,他发现自己痴迷数学。听说重庆一中那年的数学竞赛考得不错,便去那儿读了高中。高二,他已拿到全国数学竞赛银牌,被保送清华。

“原本高三那年计划好安心申请美国,”马驰笑着摇摇头,“可拿了银牌,又想拿金牌。”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作为已经保送清华的学生,他在“潜规则”下被竞赛淘汰出局,一个月后裸考SAT,分数惨不忍睹。

他去了清华数理基科班,一切重头来过。在重庆,身边找不到像他一样决意出国的同学。倒是在清华,那一届有两个人和他一样退学,去了剑桥和斯坦福。

回忆清华的一年,马驰想到4个字,“刷题考试”。后来在沃顿,遇到北大清华的交换生,他的印象是“他们比我们更刻苦,我们也考不过他们”。对于那些同学几乎泡在图书馆里的生活,马驰表示理解,因为他自己在清华的那一年也是这么过的。

“我不想一辈子就做个数学家。”马驰说,他想找一个专业应用他的数学。现在在沃顿学金融,问他学习的乐趣和目的何在,他说,“应用数学。”

告别清华的现实主义者

宾大沃顿商学院的学生自称是一群“现实主义者”

马驰说,普林斯顿、哈佛,特别是耶鲁的学生,在他们眼里“有点文艺”。

作 为世界上最顶尖的商学院,沃顿给他的最大感受是“现实”。以一门课为例,曾经是摩根斯坦利执行董事的教授,要求学生们用一个虚拟账户,依市场的实际情况去 运作资本,最后按赚钱多少来给分。最后亏本的只好拿C,马驰笑说,你也可以选择保守,就把钱存进银行收利息,那还可以拿个B。

沃顿的现实主义也影响着宾大的其他学院。马驰记得他一个机械工程学院的同学,一门课整个学期的内容就是造一个发动机。“每一个齿轮都是自己磨出来的”,从无到有,全靠自己动手。

马驰不愿多提自己的成就,只是在讲到学院体制的灵活时,不经意透露,本科时有能力修读研究生课程的学生,可以豁免掉相应的本科课程,直接拿到研究生学位。他自己就是这样的。4年宾大,他可以以金融学士和数学硕士的身份毕业。

马驰承认中学时代对数学的钻研让他占有优势。比起大多数美国同学,他也更刻苦。但这些也许不那么重要了,马驰感慨。虽然大多数美国学生给人的印象是比较懒,但他们有不同于中国学生的聪明——他们会聪明地玩。

“进到公司,大家的理论基础差不多,最重要的是怎样让别人喜欢你,教你东西”。和人混的技巧,正是白人同学的优势所在。在美国从事银行业二十余年的舅舅告诉马驰,“沃顿这张牌就是你最大的财富,将来在银行圈里遇到沃顿校友,得让他们喜欢你。”

现 实也左右着马驰关于未来的选择。“要说喜欢,当然最喜欢重庆,”马驰笑说,“好哥们儿都在那里。”可国内的金融市场远未成熟,马驰现在的工作里操作的金融 工具和产品,国内都没有,“而我们又没办法自己走一条路出来。”他的“军二代”同学选择回国创业,他没有这样的勇气。和许多中国留学生一样,马驰的就业目 标是美国和香港。

最近一段在香港的工作他很喜欢,“上班可以讲中文了。”虽然每天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8点,他感慨自己还是比做投行的同学轻松很多。因为不喜欢,他放弃了美国花旗的投行工作机会。

当年他是带着“应用数学”的愿望来沃顿的,现在,想法有些变了。“理想又回到了做个数学家,”他笑说,“因为我还是喜欢平静一点的生活。”

比你酷

轻松阅读,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不愿说谢谢的人

《不愿说谢谢的人》讲述对于今天的大多数中国青年来说,成长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同,在学校里整齐划一的“被”接受同一种安 ...

60 0

东邪西毒外传

一 每年的这个时候,欧阳锋都会到沙漠中的七彩湖边等一个人,而当他在等那个人的时候,黄药师都会在他的店里等着他 ...

45 0

教学工作总结2013

这学年来,本人在教育教学工作中,始终坚持党的教育方针,面向全体学生,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确立以学生为主体,以培 ...

29 0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告别清华的现实主义者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