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从鲜嫩多汁到快下架的学姐

大一的时候在图书馆偶然看见一本书,大概叫做《中外手淫史》。看周围没人翻了翻目录就心惊胆战地放下了。后来和一个学姐在人大的校园里大谈特谈同性恋史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自己早已经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了。

大一那年见到帅气的男生连正眼看的勇气都没有,见到学长就觉得神圣不可侵犯。直到自己混成了学姐,和学妹眼中的“学长”混熟,才发现学长都是披着什么皮的什么。当然也不乏正人君子,但大多都只能逐渐教会你一件事情,就是男女之间没有绝对纯洁的友谊。于是大四了,见到鲜嫩多汁的学弟其实大可不费吹灰之力摆平,但是良心还在,遇到善良的小学弟还是会放过一码,就好像太脆弱的猎物让捕食者不忍下口一样。

大一的时候对爱情充满向往,青春言情小说虽然从来不看,但是还是在潜意识里贮藏了太多现在看来惹人发笑的桥段。比如下雨送个伞,或者一起看个电影吃点夜宵之类的。后来发现杭州每天下雨不停,春夏秋冬四季轮回,雨还在那里,送伞的人永远不来。走到断桥残雪的时候,才会想起一条叫做白娘子的生物,曾经因为一把伞上演人鬼情未了的剧集。不是所有的人都有福分做一条美女蛇,就像不是所有的伞都能带来美好的爱情一样。几天前和老友聊天,人高马大的东北汉子,怯生生地说,我感觉自己已经不会爱了。为了自我保护于是把所有的爱都变成调戏,然后硬生生地活剥了爱情,还自诩聪明。这年头看着别人爱就好了,至少不会受伤。这算不算不会爱了。

大一的时候听尽“谗言”:女孩只要足够优秀就能够找到优秀的男人。结果发现自己身边优秀的女孩都是独身一人,优秀的男人也未必有一个贤惠的姑娘陪着。直到听了社会学老师讲一等男找二等女,二等男找三等女,最后只能剩下五等男和一等女,于是……生活里没有如果,但还是每天都听见女孩们计算自己的年龄,质问自己幸福在哪里。可能女人终于是纠结在自我世界里的奇怪动物,太好了嫌腻,不好了嫌淡。多少人在一进一退中学会保全,丧失激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被要求像一个女人一样,而不是一个女孩一样活着。不是谁告诉你的,也可能是你自己告诉自己的。至于女人和女孩的区别,似乎谁也说不准。当突然有一天,你明白了学校附近的那些小房间的用处,就发现自己其实身在一个你无法知晓的世界中,那些只出现在你的白天世界里的人可能有你完全不可知的夜晚的世界。世界被分割,生活也就此开阔而迷茫起来。

曾经以为身边的人永远会在身边,他们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方向行走而已。直到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些离开,一些人到另外的世界。你只能在照片里看见他们,或者在记忆里努力找寻到他们的影子。才发现你丈量现实的尺子太过狭长而松弛了。走过的路、见过的人、经历的事,也不过一个闪念。机缘凑巧或是苦心安排,终于逃不过时间的影子。

回家路上,旁边的大叔一直帮我算我的年龄,说你怎么还不急。

我有什么急的呢。一切才刚刚开始。

诗酒趁年华。

四年,从鲜嫩多汁到快下架的学姐

比你酷

轻松阅读,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大隐隐于书报亭

有个挺落伍的笑话,说是一个年轻人,这样工作做不好,那样工作不肯做,别人就问他,你到底愿意做什么?他回答说,我最 ...

64 0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四年,从鲜嫩多汁到快下架的学姐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