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霆:我不相信有人会主动还钱

”要是人家的救命钱我一定不碰,但这是银行的钱“

许霆:我不相信有人会主动还钱

网易新闻:你说会归还从银行取走的17万?

许霆:不要提这个事情了。可能有人关心这个问题,到底我会不会退。但现在有很多人在劝我,说你没有必要退这个钱。所以当我有这个(归还)能力的时候,我会慎重的来考虑。也有可能,我没有赚到那么多的钱(去还)。

网易新闻:但你心里有还钱的愿望?

许霆:因为当时事情发生以后,我就想把钱退了。当时我想起来电影的一个镜头,一个老头拿着村里的钱,去买拖拉机的路上在公交车上让人家偷了。如果是救命的钱,我不能碰。但是这个钱是银行的钱,银行那么有钱,所以我就有侥幸心了,觉得是不是我就该得这个钱。

网易新闻:你想退钱是因为怕被追究,还是觉得不属于你的东西不能要?

许霆:我拿这个钱的目的,就是让银行找到我,再把这个钱退了。那时我心里面隐隐的趋向于退钱,趋向于银行找过来,但是又存在那么一点点侥幸,想银行如果不找回来呢,那我不就心安理得的把这个钱得了,又不是老百姓的救命钱,而且不是我不给,是他没找过来。

网易新闻:既然想保护这笔钱,为何要告诉同事一起去取?

许霆:如果不是保护钱,我会让我同事跟我一起去取吗?如果我想得到这个钱,我肯定一个人独享了。回到家我也想退,我跟爸爸妈妈说的很清楚,如果人家打电话过来,说情况很严重,你给他把钱汇过去,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就没事了。咱没躲它,电话什么都开通着呢。但是我爸不同意我退,我背着我爸主动给银行退钱,银行什么态度,他说你可以退,但是你必须亲自拿着钱过来退,而且一样要坐牢,我们已经报案了。

网易新闻:你后悔过吗?要是早点退回去就好了。

许霆:我没有后悔过。因为当时确实太凑巧了,手机也摔坏了,广州没有公共电话,根本没有想到过报警。这是我最真实的选择,当时我觉得如果这个钱我都退不了的话,我相信任何人退不了,我是这样考虑自己的,然后我才去动了这个钱,可是结果偏偏没有退了。

这五年的牢是我应该坐的,因为我以前做了很多的错事情,现在该接受这个惩罚(是应该的),但绝对不是这个取款机的事情。

”我一直在为银行辩护,他们的确给过我机会“

网易新闻:你觉得银行有责任吗?他们是否应该对你道歉并赔偿?

许霆:我出来的时候给银行道过歉。谁能代表整个银行(来道歉),我在二审辩护的时候我一直是帮他们去辩护。

网易新闻:为什么要帮银行辩护呢?

许霆:当时他们说我很快可以出去了,有放我的意思,我说这个东西就让我一人来承受吧,我愿意坐这几年的牢,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去影响到那个工程师(ATM机程序设计者)的生活。我也不想让银行有过多的压力。

银行也给了我机会,它拖了十天才报的案。在这个十天之内,我如果退了钱不至于闹出这个场面,所以我一直也帮银行辩护。

网易新闻:你认为银行十天后才报案是为了保护你?

许霆:起码是一种拯救吧,不想毁了我的态度。银行虽然有很多不对的地方,它非常的霸道,甚至老百姓的钱受了损失。它也可以不赔偿。但是银行在我这件事情上我非常公道的讲确实给了我很多时间,确实给了我机会。

”我从未对判决不满,不满也没用“

网易新闻:你曾说,一审的无期判决结果下来的时候,你内心”非常平静“,为什么?

许霆:一审判了无期以后,我还跟法官和法警开玩笑,我也不是装的,确实非常的平静,因为那个结果我早就有所预料了。

我看透了。没必要生气,我生气也改变不了这个结局。这里面有多少故事只有我自己知道,包括现在的报道,包括亲戚朋友,很少有人了解真正的原因,真正的过程。

网易新闻:所以你从未对判决的结果不满或者愤怒?

许霆:这里面的故事太深了,包括当时在里面他们怎么跟我讲的,要怎么计划给我放出来。法官都跟我说了,他说这个东西我们非常清楚,但是我们也没办法。这个过程在我的上诉中体现的清清楚楚,第一上诉状写了30张,拿一根笔芯,写了又划掉。第二份上诉写了45张。一份是15张抄三份,那上面写的是过程是非常真实的。

网易新闻:二审结果和一审比相差悬殊,你听到二审宣判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觉?事先有预料吗?

许霆:当时想着是轻判,我想就是改判个十五年我也减轻了四五年的时间。后来听说了大概要十年。我在法庭上听判决的一刹那,我感觉还是无期,因为它所有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无期的这种气息。感觉他们还是定无期,当时非常的强势。

第一次法官开庭判我的时候,我面对着法官,眼里一直流着眼泪,但是后面没有一个人看得见,只有律师和法官看得见。我说我在那等了几天我没有走,他说你说这个没用,我说我打电话给银行说退钱。他说你说这个没用,当时我眼泪一下就下来了。那我还能说什么。

网易新闻:当听到是“五年”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觉。

许霆:当时一刹,内心是一种浅浅的开心。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在内心中肯定是高兴的。

网易新闻:一般的人会是狂喜。

许霆:因为当时那种情形非常严肃也非常的沉重,当他说五年的时候我还没有反映过来。当法警把我带出去的时候,二楼有人喊我的名字,我给他们挥挥手,然后我走出去,眼泪流出来了,我当时在心里跟自己说了一句话,老天看得见。

”如果说我有错,那就是有点侥幸心理“

网易新闻:现在回想,会觉得自己冤吗?

许霆:我失去了几年的自由和青春。但是同样得到了很多人得不到的感受,很多人也没有勇气去尝试这种感觉。我失去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朋友,失去了很多的机会。我进去的时候,赚一千多块钱我过的很不错。但是我回来以后身边的朋友们都是房子车。我回来以后家是一无所有,一百万卖房子的钱已经花完了,三套房子卖了两套剩下一套。但总的来讲我不后悔,自己的人生自己会喜欢的。

网易新闻:为什么能如此乐观?

许霆:从小家庭这方面我承受的压力太大,所以说我一直这样乐观过来的。遇见事情的时候,我都是比较乐观。

网易新闻:你提到”这五年是我该承受的“,具体指的是什么?

许霆:因为取钱这件事确实不应该坐五年。但是我有一件事情,以前有一个女孩非常喜欢我,我跟她处了半年多了。因为她太好了,我把她放了(分手)。我对她的伤害远远比我坐五年的牢伤害要更深。她所承受的那种痛苦现在我也感受到了,我在监狱里面承受的痛苦,包括受那些罪和苦,和她当时的痛苦是一样的,所以这五年我是为了她。

网易新闻:这是你在监狱中的精神支柱?

许霆:我刚被抓的那一秒钟,猛然间能想到多年前的她。就那么神奇,所以我断定我来这里(监狱)是为了她而不是为了这个事情(取钱)。这个事情有错可能有点侥幸的心理,是人之常情。如果谈犯罪这个事情绝对够不上犯罪,绝对。

”我委屈不是说判我刑的轻重,起码你们应该问一下,我当时是怎么想的“

网易新闻:你曾经说过“任谁碰到这种情况,都很有可能都会做出和你一样的选择,除非他是李嘉诚”。所以你认为贪念对人来说很正常?

许霆:这个是按照大家的心里来说的这个事情。比如说大家都说,许霆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你贪恋,你想得到这个钱,你承认就对了,你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人怪你,这是很正常,我按大家的推论说这个话,但是确实不是我当时真实的想法。

网易新闻:那么你内心真实的想法是什么?

许霆:当时柴静采访我的时候,我解释的非常好,说我其实是为了保护这笔钱。如果我去解释,如果我去改变,我觉得我对不起所有关心我事情的人,我必须还大家一个真实。所以我至今没有认这个错,尤其是背着撒谎的委屈。首先我爸说,我是撒谎的人。

网易新闻:你研究法律以后,会不会对自己的案子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许霆:我单看了看(书),只是简单了解一下基本的。我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了,我没有抱怨过任何人,没有抱怨过法院,没有抱怨过银行,警察也没有抱怨过,但是我心里不甘。

网易新闻:这份”不甘“指的是什么?

许霆:因为这个案子从头到尾下来,我最清楚我心里的变化,我真的要这个钱吗?我第一天怎么想的,第二天怎么想的,为什么回家了?这个钱为什么没退?这个过程我非常清楚,包括公安抓了我以后,它的笔录怎么做的,怎么判的?我觉得非常的痛惜,他们这样做事。

网易新闻:你觉得自己很委屈?

许霆:对的,我的委屈不是说它判我刑的轻重。起码你们应该问一下,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你光知道是我拿了,我没给你退就给我判刑了,如果简单这样判刑,我也可以当法官是不是,所以我不甘,他们这种做事态度,我觉得没有意思。

”批评我的人根本不了解我“

网易新闻:你假释回家以后,有没有自己在网上看关于你的讨论?

许霆:刚开始太忙了。也不太关注这个事情。后来缓过几天以后在网上简单看了。说什么的都有,我选择了沉默。

网易新闻:支持你的声音多还是反对你的声音多?

许霆:还是支持的多。但是我撒谎那个事,让很多人觉得不应该帮助我。但我不解释,是因为我解释是无用的。

网易新闻:当你看到网上对你批评或攻击的评论,心里头是什么样的感觉?

许霆:我心里想,你们不了解我,是因为你们不懂我,不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亲人。只要了解我的人他们会相信我说的话。还有很多讨论”许霆案“的什么辩论,坦白说,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当时他心里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很多很多的为什么。还有人写我的书,我非常的不认可,我也不理睬。

网易新闻:你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产生过质疑吗?

许霆:这个事情必须发生在我身上,还必须以这种方式发生,还必须判了无期改判五年,必须这样发生才能够非常的完美,老天安排的非常的到位,我非常谢谢上天。

”中国法律让我非常失望,正因为这样做普法才有意义“

网易新闻:你现在的老板第一次邀请你到常州工作时,你没有答应,为什么?

许霆:当时我刚(假释)回来,家里应酬比较多,每天都是朋友叫出去吃喝玩乐,还有就是在假释期间,不想出来。其实我在家里面,也能有一个很好的收入,因为毕竟在老家的人际关系网比较广,各个单位都有熟人,同学朋友什么的。

网易新闻:但是你最后还是来到常州,他是怎么说服你的?

许霆:过了年,他就给我打电话,给我聊,说你过来玩玩交个朋友,如果你不喜欢在这里干,你可以回去。我想一下过来转转交个朋友也没有坏处。过来以后呢,我们比较投缘,他(宋老板)也说他做这个事情是一个好事情,我感觉他人不错。

网易新闻:他说的“好事情”指的是什么?

许霆:指的是我们要做一些公益性的宣传。宣传的是环保,低碳生活,还有民族大团结这块。本来我不太喜欢普法教育宣传的,我希望做的是宣传环保低碳,宣传民族大团结。另外我对法律,非常的失望,非常的无奈,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必要(宣传),觉得非常的假。

网易新闻:为什么会对法律“非常的失望”?

许霆:因为我是一路经历过来的,包括笔录怎么做的,我的无期是怎么判下来的,保证改判五年是怎么改的,一步一步过来我是最清楚的,因为我就是当事人。所以说呢我对中国的法制体系,公检法这些人怎么做事,我是非常清楚。我现在认为,那些学习法律的人,他们学了那么多(法律)知识,会不会按法律去用,能公平客观的去判这个案子吗?很难讲。所以我不想宣传普法宣传。

网易新闻:为什么现在又决定做”普法教育“的事情?

许霆: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宋老板说服了我。既然它(社会)环境差,法制不健全,你做了这么几年牢,所以你做这个事情是比较有意义的,让我用我的吃苦的精神和用真实的态度来去宣传这个普法这个事情。

网易新闻:你做普法活动是未来的计划,还是已经开始来做了?

许霆:已经开始筹备了,但是我们正式启动可能还要过一两个月。

包括我们走访了几个城市。第一个去找热心的律师,他们愿意帮助残疾人和未成年人一些典型的群体工,做一些免费的法律援助。

也会在街头和学校做宣讲,我们可能会组织专业的人,结合我们自己的感受和经历,一起做宣讲活动,这也是一条路线。

网易新闻:你们普法活动的经费来源是什么?

许霆:暂时是个人出,以后会联系企业的朋友来赞助。

网易新闻:你的经历让你对法律非常失望。为什么现在要宣传一个让你失望,觉得不健全的东西,这似乎很矛盾。

许霆:失望,是因为它确实有很多的问题,所以让更多的人去懂得维权,启蒙百姓的维权意识,更好的监督和促使这个法制去来保护人民,法制的完善和进程就能够更加好,就能促进政府做的更好。

”我说自己有罪,是为了普法宣传的需要“

网易新闻:你曾说利用ATM的错来去提钱是”盗窃罪“,你现在也是这样认为吗?

许霆:既然国家认为这个是盗窃罪,既然我是普法,我宣传的时候就会把这个案子给大家讲清楚。在任何机器操作,包括买火车票,甭管是这个机器出错多给你了,你占了便宜,这个就是一个犯罪,这个就属于盗窃。

这个罪国家这样定了,我就这样宣传。人本能的贪恋它不是犯罪。我肯定按国家定的宣传,我不能乱宣传,在宣传过程中,如果提到这个东西我会这样讲。

网易新闻:关于”许霆案“是否是”有罪“本来就争议很大,但是你却在给自己”定罪“。在外人看来很难理解。

许霆:我跟你说,这个事情呢,现在呢已经过去了,但是单单这个事情我可以很坦然的告诉你,这个事情是无罪的。

我是一个善良的人,我是为了保护那笔钱,而不是去恶意的占有。为什么到今天都没有退是有原因的。一个善良的人也可以犯错误。

网易新闻:但你父亲认为你说“为了保护那笔钱才取”的这个说法是撒谎。他觉得是有人教你这么说的。

许霆:没有人指使过我,为什么我父亲会这样说,因为他害怕。他怕这个事连累他,因为这个钱是他拿了,我是要退的,我退了,银行就不受损失,从另外一个层次我保护了这个钱。我为什么把这个钱给了家里,因为我觉得家里是安全放心的。如果我是盗窃的,我会把这个钱全盗走的,我不会给你剩20万。很多的现象,让他们扭曲了,他们不知道真实的故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家里人怎么样对的我,家里人答应帮我退钱,房子卖了两套一百多万,后来一分钱没给我退,害的我心里上一直有一个阴影。

网易新闻:既然你认为自己不犯法。为何又要去“普法”,告诉别人一个你都不认可的说法。这是不是一种“自欺欺人”?

许霆:真正在普法的过程当中,人都是是灵活的,如果在宣传的过程中有需要,别人问到,我肯定给他说,国家定了这个就是盗窃,这个就是犯罪,我肯定这样解释的。

”我不想去申诉,只希望有一天国家自己能明白“

网易新闻:你父亲对你现在做的“普法宣传”的事情满意吗?

许霆:不满意。他的意思是让我申诉,让我为这个事情讨个说法,他就是这个思想和思路。

网易新闻:你觉得他申诉的想法和普法这个事情性质一样吗?

许霆:我认为他的想法是他的想法,但差的不远。我有信心申诉成功,但我为什么没有去做,因为我觉得不太合适,有一些顾虑。

网易新闻:有顾虑是因为有压力?

许霆:一方面,我认为国家当时已经给我说明白了,你这个情我也没有办法,一些法官判案可能有他的无奈之处,可能上级领导做了一些指示。再说了我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了,再折腾也就是个无罪,我也很累。我也希望法律有一天能出台,明确这种现象是无罪的,还我清白。我希望国家有一天能明白,当有一天我把17万还了的时候,我心里也放下这块石头了。

网易新闻:所以你不打算自己申诉,而是希望国家能主动改进是吗?

许霆:对,这些立法者,这些老百姓养的人民的公仆,希望他们有一天能明白,不是让我去争取,也许以后会有那么一天。

比你酷

轻松阅读,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小米2 和降级论

米1 发布时浓浓的苹果风格已经过去一年。 不过,小米和 iPhone 的落差过于巨大,很少有人会真的把他们拿来类比。小 ...

61 0

消失中的长城

长城曾是中国古代最牢固的边防设施,但如今,它却无法抵御风沙侵蚀和商业异化。焦点外的长城,正在自然和人为的双重作 ...

74 0

我的求职之路

银座 东直门银座。我第一次进写字楼,穿了一套新买的国产西服,还觉得自信满满。没有人知道我其实不名一文。 头 ...

48 0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许霆:我不相信有人会主动还钱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