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任重道远

昨天在外面吃饭,收到一来源为“附近的人”的微信,头像是一非主流少女。一上来就说我看起来好生面善,肯定以前在哪见过。。。我尚未正面回应,丫嗖的发给我一个链接,说那是她的微博地址,让我猛击观看她的照片,看看是不是真的见过她。我瞄了一眼那个asp后缀的链接,摆明了的恶意网站,心想你这小偷偷到时迁家里了,这不自讨没趣么,于是便没作理会。谁知这狗日的还锲而不舍,不住发微信来问我去没去看她的照片,说不定看我不回她,多半认为我已经陷入她精心布置的桃色陷阱了。。其实哥们当时正在吃饭呢,没听见微信响,后来回到家看见这“姑娘”实在是不依不饶,于是就回了她一条“我看啦,2分不能再多了!”,然后不等她回骂,果断黑名单。

哥们好歹在信安界混迹了那么多年,这些小伎俩,使出来也不嫌丢人!当然,我知道骗子的战略,骗100个人只要有1个人上当他就稳赚不赔,反正这种骗术成本为0. 而当今祖国的青少年群体,1%的傻逼率还真是保守估计。希望我的人人网好友们都不要去当那1%,不然以后出门别说认识哥们。。。。

说到这里,禁不住想聊一聊哥们职业生涯里遇到的著名信安案例,就当作是七夕献礼吧:

1. 那些年我们还没有因特网,但不意味着就没有信息安全的需求。比如,你的一张VCD光碟里面所包含的解码后的视频信息,同样有可能泄露给外人,给你造成名誉上的影响。我初二的时候(1998年),我弟刘志航去重庆旅游归来来到我家,把我拉到书房,神秘莫测地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小口袋,我问他是不是重庆土特产,他说你的思想真落后,我今天就带你解放解放思想。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闪耀着贵金属光泽的CD盘,插入电脑光驱--------这是我这辈子玩的第一个成人游戏,唤作“乐庄园”,剧情就是一个宅男成天正事不做,被各路女性玩弄肉体的故事。----这部游戏深刻地影响了我的审美观和价值观,比如我之所以喜欢御姐,就是受里面的人物设定的影响。又比如那之后有朋友问我我的爱情观是什么,他说他的爱情观是“你若不离,我便不弃”。我打了个尿颤,想了想我的爱情观,脑海里顿时涌现出《乐庄园》男主角那沦为女性玩物的悲惨人生。。。于是我恶狠狠地告诉他:“你可以玩弄我的感情,但是不可以在玩弄我感情的同时不玩弄我的肉体。” 我朋友吓得久久不能言语,我语重心长地跟他说,你需要解放思想。

当然那是中学的我,年少无知。现在不一样啦,现在的我把自己有限的肉体献给了无限的信息产业建设,谁想来玩弄我,先从四川省经信委主任的肉体上踏过去!。。。

言归正传,1998年的那个下午,我和我弟在我家书房那台586电脑上玩着《乐庄园》,这部现在看来粗制滥造的H Game。 但在当时,我觉得我就像农民进城,心跳就像架子鼓,手颤抖得连鼠标都握不住。终于我弟大吼一声,又一个黑丝御姐被他在游戏中推倒,显示器里出现了不堪入目的画面,那女主角腰肢柔软,眼神如雾似电,我弟呆坐在电脑前,不动如山。我当时正在想我是不是应该批评几句这游戏的画风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却只听见书房门一声巨响,回头一看,我妈跟天神一般矗立在眼前。。。。多年以后,如果我有了儿子,我在给他讲解“说时迟、那时快”这个成语的涵义时,一定会带他神游1998年那个多情的午后,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杠上裸睡,他爹爹我按下power键,出手如风。那时的主机箱的电源键是老式的类似于电灯开关的那种按钮,轻轻一按下去电脑就断电黑屏,所以我也不确定我妈到底看见显示屏里的东西没。。。她问我电脑怎么了,我颇有大将风度地告诉她,死机了。我妈讪讪地离去,这事在我家成为了一个永远的悬案。也许将来在我的婚礼上我会和我妈一笑泯恩仇,把这事坦白从宽,然后指着一旁的伴郎(我弟)说,他才是主犯。

现在的孩子就没有这等福气啦!因为现在的电脑power键和热启动键合二为一,必须长按才能关机,等你关上电脑的时候脑袋都被你妈砍下来了。当然,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路成人游戏厂商与时俱进,做出了更加人性化的设计。比如有些游戏无需不胜其烦地从菜单退出或者手忙脚乱地寻找Alt+Tab,只需要点击ESC键就能从容进入到Windows界面。于是我怂恿我朋友买了一盘回家试试,看看是不是真有这么先进的功能。第二天他哭丧着脸来到学校,跟我说他玩得正起劲呢他爸回来了,我说你点ESC难道没能成功退出,然后杀生成仁?他说是成功了,退出到了windows,但他运行游戏前忘记关闭游戏的安装文件夹了,里面全是截图。。。我苦苦追问然后呢?他说然后他被他爸用皮带捆起来打。。。他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不顾一切地脱下裤子,给我欣赏他大腿上被皮带抽出来的疤痕和淤青,我叹息着抚摸着他的大腿说,信息化建设的道路,从来就不平坦。

2. 我有个哥们叫张志立,我曾经和他一起调皮捣蛋,无恶不作。记得初中时我和他每天午饭后就跑到学校教师宿舍的天台上畅谈宇宙和人生,我就是从那时开始建立起了宏大的世界观。那段时间电视里正在热播黄日华版的《天龙八部》,张志立有一天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他最近在练六脉神剑,已经略有小成,他对着空气刺出一剑,然后指着不远处的树枝问我,你看树叶是不是在动?我疑惑地顺着他的手指看去,那些树叶似乎真的在随风摆动。张志立锋芒内敛地表示那是他发出的剑气,我崇拜地盯着他的眼睛,只见其晶状体不露光华,按照金庸的理论,张志立的内功已到绝顶之境。。。于是我当场拜师,也夏练三伏地跟着他下起了苦功。他指导我从中指的“商阳剑”练起,一个月后即可发出无形剑气。结果我在家里对着墙壁比中指时拉伤了手指肌腱,动弹不得,赶紧给张志立打去电话问他如何是好。他经验丰富地跟我说你走火入魔了,赶紧停止修炼,以后还是去学点外家功夫,你不是练内功的材料。

张志立的父母长期在香港工作,把他一个人留在成都读中学,但是又不放心他怕他看电视太晚影响了学习,于是他妈在离开之前用剪刀把电视机电源线插头剪了下来带去了香港。。。。。这是我所见过的最质朴的信息安全措施,闪耀着劳动人民特有的狡黠。我后来问张志立,那你是怎么看《天龙八部》的?他说他把电视机抱去楼下五金店找一小老头花10块钱安了个新插头,然后就这样迈上了修习六脉神剑的道路。他说他妈把插头剪了其实是怕他练功走火入魔,而楼下五金店的那个小老头,一定是大理段氏的后人。。。就是这个张志立,现在已经结婚了当爹了,不知他会不会把无形剑气传给他的儿子,希望他的儿子青出于蓝。

3. 我本科学的信息安全专业,一开始还觉得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可是后来发现不对劲,群众们知道了我的专业后,纷纷暴露出了自己的狰狞面目。尤其是女同胞,她们对这个行业似乎没有太深入的了解,认为我学了这个专业后就成为了《碟中谍》里的特工,入侵个银行的系统去转移几百亿美元的资金就跟吃饭一样简单。于是她们纷纷向我提出非分之想,要我帮她们偷盗某人的QQ,帮她们监视男友的通话记录,甚至有群众向我悬赏,让我去做了她的情敌。。。我心想这和我的专业有啥关系,不会真当我是007了吧。。。。

有一次又有一女性朋友楚楚可怜地在QQ上给我痛陈革命家史,说他男友经常鬼鬼祟祟地一个人用电脑,说是在发邮件,其实是在出轨。她让我去破解他的邮箱密码,末了还强调事后有酬谢,你不做拉倒,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耐心地跟她解释,说这不是钱的问题,密码不是想破解就能破解的,而且这是违法的!她在QQ那端歇斯底里地输入:他出轨不违法么!!哥拗不过她,只能跟她说你把你和他的生日等数字告诉我,我去下个暴力破解软件,把这些信息输入字典,看看能不能通过穷举法进行破解,我一再强调这成功率很低,并且这是断子绝孙的事!我心想除非他男友傻到真用生日当密码,否则暴力破解个20年也是徒劳无功。结果我只用了不到10秒钟就得到了密码,果然就是他俩的生日数字组合。。。我苦口婆心地开导她,你看你男友多爱你,密码都用的你俩的生日,不要再疑神疑鬼了!她进邮箱逛了一圈,然后满意地退出,说我真错怪他啦,感谢你拯救了我俩的爱情!日后我和我老公要是生了女儿,你就是她干爹!我谦虚地摆了摆手,心想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干女儿日后再说,说好的重赏呢!结果她之后就不理我了。我后来才知道,她当时一开心就跟她男友坦白了这事儿,男友把她教育了一顿,说以后要相互信任,白头偕老,大家所有通讯工具的密码都可以共享,但是要离李淳那人远点,他干出这种事,纯属道德败坏, 他这次偷我邮箱,下次偷的可能就是信用卡。。。。。我操,你们这些过河拆桥的东西,你们他妈的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一怒之下想再去黑一次他的邮箱进行阶级报复,但发现他把密码改了,再也进不去,我失落地合上电脑走到窗前,看着萧瑟的夜景,窗外不知是哪,传来汪峰沧桑的歌声:“我曾在许多的夜晚失眠,倒在城市梦幻的空间,倒在自我虚设的洞里,在疯狂的边缘失眠,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我揉了揉眼睛,脸上早已是老泪纵横。。。

4. 这事就发生在今天。我在新浪微博分享了我拍的苹果电脑专用键盘的照片,我满意地欣赏着照片里高贵的键盘和我帅气的脸庞,心想这就叫交相辉映。很快就有一女性博友回复我,我以为她要说”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结果她通过我的照片分析出我一定是苹果专家,所以请教我一个苹果领域的专业问题:iMac的开机键在哪?(以下是对话内容,顺序从下至上):

我真是任重道远

我当时就想起了《疯狂的赛车》里那个胖子黑社会的名言:兄弟我入行那么久,第一次见到这样实现信息安全的。。。

我至今仍然记得大学最后一节《密码学》课程,白发苍苍的老师在下课铃响起时扶了扶老花眼镜架,挺胸抬头,慈爱地对着好高骛远的我们说:同学们,有些东西是在课堂上学不来的。

我今天终于全面体会到了老师的拳拳之心。。。真是天外有天。

比你酷

轻松阅读,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我真是任重道远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