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使每个人都是同性恋,人类就会灭绝,所以同性恋不好

假设每个人都是男人,人类就会灭绝,所以男人不好。

论证形式一样吧?
假使每个人都是同性恋,人类就会灭绝,所以同性恋不好

补充内容一

John Corvino,美国韦恩州立大学哲学系副教授,有同性恋道德学家(the gay moralist)之称。2008年他曾做过一个题为「同性恋在道德上有什么错?」(What's morally wrong with homosexuality?)的演讲[1]。演讲中谈到多年前有位天主教神父对他来校演讲非常不安,于是给校报写了一封长信,其中一段说:

Of course homosexuality is bad for society. If everyone were homosexual, there would be no society.
同性恋当然是危害社会的。要是每个人都是同性恋,那就没有社会了。

而 Corvino 的回信则写道:

Dear Father priest, if everyone were Roman Catholic priest, there would be no society either.
亲爱的神父,要是每个人都是罗马天主教神父,同样没有社会。

注:罗马天主教有教士独身传统。

补充内容二

这种论证的典型是康德在《道德形而上学基础》里提到的「直言律令」(或译绝对命令、定言命令等)。对于这种诉诸普遍的论证我曾经写过一篇长文讨论。

简单地说,诉诸普遍之后出现不可接受的结果,只能得出不能大家都这样,得出必须有人不这样,再得出应该允许有人不这样。

举例来说,打电话等对方先挂是不能诉诸普遍的,于是得出不能都等对方先挂,再得出必须有人先挂,应该「允许」有人先挂的结论。(根据这个逻辑可以说从「现实」推「应该」是可以的,并不像有人认为的那样有决然的界限。)

诉诸普遍发现不行,得出的必然是「允许」(例外),而不可能得出「禁止」的结论。

从诉诸普遍不可接受,推出某个个体这么做也不行,就是这种逻辑的误用。至少从逻辑上是错误的。但是道德并不仅仅是逻辑问题,所以分析到此还没完。

比如说一个人逃税对整体影响不大,但大家都逃税后果很严重,所以某个人逃税也是不对的。这个道德论证的逻辑听起来就没什么问题。

但关键问题在于,一个人这么做会不会传染给其他人。比如如果允许一个人逃税,就会有更多人逃税。所以虽然一个人逃税问题不大,但也应该遏止。这是「遏制第一步」以免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楼主说的那个买盗版的问题也是这样。

但是像同性恋这种问题并不会导致很严重的传染,你觉得会越来越多人变成同性恋不跟异性交往不繁衍后代吗?至少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所以不需要「遏制第一步」。

比你酷

轻松阅读,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野性之口

文/ 野性之口 完全没有理由。 为什么需要一个理由呢?人们总想要为每一件事都找出理由,可真理是永远无法解释的 ...

58 0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假使每个人都是同性恋,人类就会灭绝,所以同性恋不好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