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艳华的上班生活

工作了28年,地税员龙艳华才第一次被局长召见,只见了五分钟,第二天她就疯了。

她疯的表现是早上在食堂吃早餐的时候,哈哈大笑起来,“看,皮蛋瘦肉粥里有一只蟑螂……”大家走过去一看,碗里除了几粒饭和一点粥的残渣,什么也没有。

龙艳华一直在笑,眼睛出奇地亮“有螳螂有螳螂……想不到吧有蟑螂……”县地税局食堂的饭菜有口皆碑地好,鸡蛋面条油条皮蛋瘦肉粥什么都有,你吃再多也才三块钱,地税局的人赶天赶地都要赶回单位吃早餐,外面吃十几块钱也末必能吃到这么好,这么好的福利怎么会有蟑螂呢?再说了,这家食堂是人事科的王科长家二叔的老婆承包的,就是有蟑螂也不能说,你怎么就这么大声地说出来,不想年终奖的时候拿到平均奖么?神经病,何况真的没蟑螂——这个平时就喜欢乱讲话的龙艳华真是神经了,可是大家一看龙艳华的眼睛都有点怕,她的眼睛太亮了,亮得有点像个灯泡,是的,昨天局长要她不要分管城西那条食街,她肯定受刺激了——可是谁没有受刺激,新来的局长是外地调来的,局里刚刚进了大批人,已经换了好几个老人的工作了,你龙艳华算老几,在地税局干了28年又怎么样,还不是个普通科员,城里头的房子起了好几栋拿出去放租,每个月收多少钱,也够了,管那条食街你还捞得少啊,换换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也该换了。

但是龙艳华这个人到底文化程度低,她到底还是想不通,她想不通就疯了,她想不通的原因大家也明白,你想想看,她这28年多么兢兢业业,税务局的满勤奖每年她都拿,准确得像一只钟,每天的行程好像是一样的,早上一醒来,她就开始打扫里外,八点之前,把粥和面包摆在桌子上,叫老公和儿子起来吃,从家到单位五分钟路,她数过一共要走一千二百二十八步,八点十五分准时到单位吃完皮蛋瘦肉粥就去单位换装,换完装就和协管员小刘去下面走走,有人请就在下面吃饭,多半都有人请,没人就回家去睡个中觉,下午六点半儿子放学回来,饭菜已经摆上桌,三菜一汤,从来不让保姆做,把儿子和老公养得胖胖的,在税务局,谁不说龙艳华是贤妻良母,谁不说龙艳华是有福气的人,谁不说她龙艳华是税务局的好干部,虽然说也拿点吃点,但她龙艳华从来就不是最贪的那一个,不像那些人那么狠,所以她在食街走过去的时候是有人打招呼的,别的税务局的人你看走过去有人打招呼不,这条食街上有多少她的熟人,她看着他们有钱起来的,那个做私房菜的李大牛要不是她手下留情,早就关门了,那富春面店的女老板,她看她孤儿寡母,少罚了她多少钱,那个那个做火烧生意的张胖子,答应过几天给她搞一张原木大台子……可是,局长一句换换工作,龙艳华就把战斗了十几年的阵地失去了,她怎么会想得开呢?

可是你一个普通科员怎么跟局长急嘛,局长叫你不干你就得不干,你难道能跳得上天去啊,就算是龙艳华的科长在局家的办公室还不是像条哈巴狗一样弯着腰,有什么想不通的嘛,你想不通你就自己去死,你死不了你就只有疯这一条路了,所以,想不开的龙艳华就疯了,她疯了一天又一天,疯了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她总是无缘无故地笑,她总是在办公室喃喃自语,她总是无缘无故走到某个人面前给他鞠一躬,说:“我以前对不起你,做错很多事”,她总是在某人背后狠狠地吐一口痰,说:“癫子”。

有一天,她在局长后面吐痰被局长发现了,局长很不高兴,你龙艳华吐谁的痰都可以,干嘛吐我的痰啊,局长觉得这件事得处理一下,就找了龙艳华科长,“要关心同事的精神状态嘛,啊,你是科长嘛”科长半边屁股坐在局长的沙发上听了半天训,脑子飞速地想办法,怎么办呢?她不迟到不早退,早早把科里交代的事办完了,你有什么办法关心她呢?

科长想了半天就找她聊天,问她身体好不好,要不要去疗养院休息一段时间,龙艳华的眼睛就又亮了,亮得跟灯泡一样,她亮着眼睛说不用,她身体可好得很,她不喜欢回家呆着,回家呆着,闷……为了这个原因她隔几天还弄了一份医院的体检报告来,对科长说你看我什么都正常,科长这就犯了难了,他查过龙艳华的业务,也查她的帐,也清清楚楚,到底是干了28年老税务干部了,什么大错会狂下呢?你总不可能因为她吃早餐的时候一个人笑开除她吧,你总不可能因为她在背后吐痰就让她内退吧,再加上谁都知道龙艳华那也不是胆小怕事的人,她的桌子里长年放着一把她们家祖传的龙门大刀,她龙艳华不是一般人啊,也是练过武的人啊,谁没事得罪她啊,她既然敢吐局长的痰,那她就明显是不怕的啦,龙艳华她当年可是红小战斗团的的广播员啊,你真要跟她论起理来那也是不容易的。

怎么办呢?总不能老让她在局长后面吐痰啊,孔子说得对啊,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没文化的女人就是这样蠢,科长想了一晚,龙艳华女人不懂事想不通,难道她的男人也想不通么?她的男人难道也没发现老婆疯了么,这件事只有一个办法,让家属出面。

科长要人事科的人把龙艳华老公的电话找来,据说龙艳华的老公可关心她了,天天给她买衣服买首饰,税务局里就数龙艳华的衣服最多,虽然说那些衣服都亮闪闪的,但你叫一个私企老板的品味能高到哪里去了,科长满腹希望地打电话,可是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可能龙艳华的老公换了电话了,为了这件事科长只好勉强做了一回侦探,狠狠心悄悄地在上午跑到龙艳华家隔壁邻居家和人扯闲章,人家悄悄告诉她龙艳华的老公开厂在外面包二奶,早两年就搬出去住,离婚啦,那龙艳华的儿子呢?儿子也回得少,听说在外面打流也没工作,全靠龙艳华养着呢!科长这才知道龙艳华后面的水这么深,问题是,她可从来没有在单位说过一句离婚的事,天天说自己老公买钻石给她儿子在学着做生意家里红火得不得了,科长一想到此就打了个寒颤,想起龙艳华那把刀,亮光一闪,就止住了念头。

所以,有关龙艳华能不能继续上班的小风波就过去了。

上了三十二年班,总不能不让她继续上班吧。局长叹了口气说。

科长也安慰大家,疯着疯着就习惯了,不要大惊小怪。

也是,习惯了就好了嘛,班,还是要上的嘛,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不过就是想不开疯了嘛。

所以,龙艳华还是好好地上着她的班,只是龙艳华再在食堂里大叫“看,皮蛋瘦肉粥里有一只蟑螂……”时,大家都不围拢去看了,龙艳华见没人理她,就只好放下碗,仔细地端详碗里的几粒饭,讪讪地笑道:“明明是有一只蟑螂嘛。”

早晨的阳光从窗户外射进来,均匀地铺进这方巨大的死寂里。

来源:黄佟佟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f46d50102e5ps.html

龙艳华的上班生活

比你酷

轻松阅读,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龙艳华的上班生活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