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漂”明星梦

“横漂”明星梦

“横漂”,特指在横店参加影视剧拍摄的外地人士。他们辗转于各家剧组,收入微薄,大多充当“人肉布景”。在庞大影视工业的最底层,隐藏着无数执着的明星梦。摄影/Darcy Holdorf 编辑/王贺

“横漂”明星梦

横店影视城,位于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个四面环山的小镇逐渐发展成为亚洲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年均拍摄电影电视剧超过50部。林立的剧组,庞大的群众演员需求,催生了一大批从天南海北来此谋生的“横漂一族”。图为在横店梦幻谷景区俯瞰“秦王宫”拍摄基地,周围的民居大多成为了旅馆或者饭店,用来接待剧组和游客。

“横漂”明星梦

潭庆龙,31岁,为了追寻儿时的电影明星梦,今年3月14日来到横店成为了一名群众演员。潭庆龙认为这是他这辈子证明自己的一次机会,对于这份工作格外认真。如今,他住在一间月租110元的小屋里,却发现微薄的收入让他几乎付不起房租,带来的3000元钱也几近花完。“我每次回老家,所有人都问我怎么还不结婚。如果我能在这里成为一名成功的演员,所有这一切都值得。”

“横漂”明星梦

潭庆龙正在做饭,把米饭和蔬菜一锅煮。在家里人当中,潭庆龙是最不会做饭的。到了横店,他开始自己做饭以节省开支,很少会到外面去吃。他初到横店的那天晚上下着大雨,潭庆龙在雨中穿过了大半个镇子,租到了这间小屋,和邻居合用厕所。这里没有空调,在南方潮湿的夏季尤其闷热。

“横漂”明星梦

潭庆龙的梦想不仅是成为中国明星,还要成为一名好莱坞明星。他相信,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演员,必须多学习表演艺术,了解影视产业。他花了很多时间看书,还自己写小说。他在全国各地从事过许多工作,但觉得做群众演员的压力是最小的,也让自己能有时间专注于艺术事业。

“横漂”明星梦

和潭庆龙相比,其他一些群众演员则显得没有那么用心。在一部抗日题材电视剧的拍摄现场,导演不得不经常叫停,因为许多演员甚至在拍摄激烈的战斗场面时都还在时不时的互相开玩笑。图为一场日本士兵偷袭中国部队的戏里,潭庆龙(最左侧)和其他演员跟着导演助理学习动作。

“横漂”明星梦

早上7点钟,潭庆龙是到场演员里第一个穿好戏服的,他认真整理每一个细节,并主动要求更换了一把更为逼真的道具枪。在其他人蜷在地上开小差的时候,潭庆龙一直在仔细观察,准备随时接收导演助理的拍摄信号。

“横漂”明星梦

在横店,群众演员每工作8小时可以拿到40元钱,每超过一个钟头另加5元钱。潭庆龙这一天参加的拍摄长达16个小时,中间有两次吃饭休息。现场气温超过了32摄氏度,为营造战争场面而制造的火焰和烟雾让演员们更加苦不堪言。

“横漂”明星梦

对于许多群众演员来说,拍戏最高兴的时候就是自己能够出现在镜头里。这天晚上,潭庆龙没有这个运气,因为他被安排在了最右后方远离摄影机的位置。

“横漂”明星梦

在连续工作了16个小时后,潭庆龙在拍摄间隙休息。白天高温时,剧组工作人员逐个发放解暑药物,但潭庆龙觉得自己不需要就没有吃药。直到深夜收工回家后,他才感觉到高温给身体带来的影响,第二天因为头疼在床上躺了一天。

“横漂”明星梦

每年寒暑假期间,都会有不少心怀演艺梦想的学生来到横店。孙静,来自四川,今年21岁,就读于贵州师范学院新闻专业。今年7月12日,她和同学赵娟一起,趁暑假带着积攒下的1000元钱来到横店,合租了一间160元月租的房间安顿下来,开始找群众演员的工作。

“横漂”明星梦

横店演员公会成立于2003年,是一个对群众演员、特约演员进行规范化管理和服务的组织,提供演员证并和剧组联系工作,目前拥有大约7000名会员。尽管公会要收取20%的抽成,大部分演员对其提供的安全和劳资保障很满意。图为孙静在演员公会打牌,等待第二天工作的通知。

“横漂”明星梦

22岁的王丹丹正在剧组整理头发,进行拍摄前的准备。群众演员一般到了现场拿到提供的戏服,才知道这次要演什么角色。根据服装,他们要整理好头发化好妆,等待开拍通知。

“横漂”明星梦

不同的拍摄场景对群众演员的要求都不一样,当需要拍摄人多的场景时,人群会被工作人员推来捅去以维持“造型”。图为“广州街”上正在拍摄的一场舞狮戏,王丹丹和其他群众演员们成为了背后的布景。

“横漂”明星梦

由于大部分群众演员都是男的,休息的时候孙静和她的朋友们一般都呆在一起。她们一直在拍照,记录下自己穿着不同戏服的样子。图为孙静和王丹丹(左)王佳佳(右)查看拍摄的照片。

“横漂”明星梦

对于学生们来说,做群众演员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在横店的时间里孙静和朋友们也在不停尝试新鲜的东西。王佳佳(左)和孙静在横店郊外一个水库体验了人生第一次游泳,一开始她们有点害怕,还租了充气橡皮胎,当真正下水之后两人却都玩得特别开心。在回去的路上,她们已经开始计划下一次再来游。

“横漂”明星梦

有的时候群众演员连续几周都轮不到工作。在这个被娱乐业包围的小镇,KTV成为了年轻人夜间主要的娱乐方式。图为赵娟和王丹丹(右)在万圣南街的一家KTV里合唱《你是我的眼》。

“横漂”明星梦

在目睹现实之后,赵娟和孙静发现梦想远比想象的要艰难,她们俩准备一个月后回家,但又计划到寒假时再来试一试。

“横漂”明星梦
\

和寒暑假才来横店的学生们不同,来自湖北今年25岁的彭奥准备在横店长时间呆下去。彭奥今年2月29日来到横店,他称自己一直很喜欢电影,想学习艺术,不仅梦想成为一名演员,将来还计划自己拍电影。他把在横店的这段时间看成是对未来职业目标的磨练,想尽可能的多学习。

“横漂”明星梦

依靠群众演员的工资谋生不易,而他很幸运地已经能够负担一处有空调和厕所的房间。

“横漂”明星梦

来此工作的人形形色色,群众演员之间也有了机会交到好朋友。彭奥帮助新来横店的刘加辉联系工作,很快和他成了好朋友并搬到一起住。图为彭奥和刘加辉(右)在拍摄前闲聊。

“横漂”明星梦

在实际的拍摄过程当中,群众演员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他们睡觉或者闲逛来打发时间。图为彭奥和朋友在拍摄间隙打闹。

“横漂”明星梦

“永远不要低估你自己。”刘加辉引用偶像李小龙的这句名言激励自己。他还是天津一所高校软件专业的大二学生。图为刘加辉在拍摄开始前在车厢里做俯卧撑。

“横漂”明星梦

“如果你没有很多钱或者非常高的才华,你不可能成为明星,这个行业不公平,要靠很多关系。”24岁的陈逸风说道。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了3个月,和不少群众演员一样,他也会在拍摄时偷偷跑出去睡觉。

“横漂”明星梦

彭奥和朋友们在一家旅馆寻找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要找的剧组,结果被告知拍摄任务已经结束,剧组明天就要走了。刚来横店的新人要花很多时间等待演员公会帮自己安排工作,而彭奥在摸爬滚打了5个月后,已经不会被动地去等,他通过寻找剧组联系方式和散发个人资料得到了大部分的工作。

“横漂”明星梦

万圣南街的一家夜总会里,彭奥和新交到的朋友在变幻的镭射灯光下耳语。横店为渴望出人头地的“横漂”们提供了一个寻梦和冒险的舞台,然而漫长且不稳定的工作时间,微薄的收入,让大部分人被牢牢压在影视工业的最底层,直到发现梦想无法实现的时候黯然退场。

来自:网易看客

比你酷

轻松阅读,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完美杀妻方案

〈一〉 单位门口新开了一路公共汽车。陈平对灼灼说:这是为咱们开的专线。 可不是么。第七站到陈平父母那儿,十三 ...

76 0

中国式胸器十宗罪

新华网(12月6日):为爱情隆胸,为工作隆胸,为入学隆胸,“胸器”引来竞相追逐。公众人物爱爆乳,车展变“肉展”,商业活 ...

91 0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横漂”明星梦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