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

小时候,父母坚持认为我是一个相当能忍事的孩子,就算是刚刚被一巴掌扇哭,在下一秒全家合影,依旧能摆出镜头感十足的真切微笑。

翻翻老照片,每一张上的我都穿的挺体面,从小到大排起来一看,均是满脸单纯的幸福快乐好少年范儿,除了有点扭捏怯场之外,一看就是家教不错的娃,懂事得体,礼数周全,不招灾惹祸。

于是就很难开口对别人谈起这种事——我是在家长每天一顿暴打的状况下长大的。

现在这种事叫做“家暴”,也因为互联网的关系,大伙对此也不那么孤陋寡闻了。但是在二十来年之前,家长打孩子,是算在“天经地义”里的。据我所知,从小到大没挨过打的同龄人珍稀的堪比渡渡鸟。我们大部分都曾经因为淘气、顶撞、丑陋、失礼、学习、孱弱、笨拙、出色、漂亮、呆傻、招欠……等等理由,被包括爹、妈、老师、亲戚、同学等等人用拳头或者工具教育过。

但是这不算家暴。

家庭暴力

挨打的种类和原因有很多,但是能算“暴”的,往往不是肉体经历过的强烈痛苦,而是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因为痛苦和羞辱而否定的不是你的对错,是你那尚且稚嫩的人生和因为恐惧一再弯折的灵魂。

这种令人不快的心理总会让经历者三缄其口,甚至一辈子都无法回头面对。

家暴的定义用最直白的话讲,就是“你亲生的父母或者抚养人,全体或者其中之一,对你进行常年的、剧烈的殴打和摧残,并且包括精神暴力,比方羞辱和谩骂”。

再简略点,就是你爹拿你当木桩练手,一周打你七天,天天用宏把你往死里打。

时至今日,依然有一部分人拒绝承认“家暴”的存在,反驳的理由也很多,比方经历者为了拉同情在夸大其词、比方用自己的经历去反证因为“我爸妈从没打过我”、比方一直坚信不会有狠心的爹娘——我妈就是这一款,当我已经能回头面对被家暴的曾经,想要跟她详细的探讨一下这件事时,她的反应是吃惊的问我:“哪有那么严重,你爸还能打死你?”

那时候我爹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我承认在大多数人眼里,我爹是闷骚到不行的那么一个面瘫冷傲男,有着雷厉风行的处事方式和体贴内敛的内心,他从来不跟人闹别扭,隐忍宽宏,总是处于一种自省的孤傲之中。

这款式深受广大群众喜爱,但是,就算神佛都有脾气的对吧,他在外面跟人生了气之后怎么办呢?

嗯,就是回来揍我。

我爹活到中年就病故了……虽然在病故前还在坚持手动殴打我,在没体力的时候也只是转换成了言语攻击,但是他在我妈的回忆里,已经彻底的完美化了,从人格到人品,都拥有了神性。

所以她坚称我爹打我,只是为了吓唬吓唬我。

那一瞬间我无语的宛如星辰大海……被丢过来的玻璃瓶割破脖子,用打火机丢过来炸伤脸,因为动作慢一点被踢裂腿骨,挡路没及时闪开时会被一脚踹飞、因为看电视笑出声被扇肿脸、几乎每天都要经历的掌掴和斥骂,十几年叠加着出现的一身淤青,跟我一个屋檐下的妈,她居然统统都否定掉了!

小时候被我爹按在地上抽的时候,你出声或者哭泣,都只能引发更猛烈的一轮攻击。所以我被打的时候都是不出声的,可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声音在哭叫着“救救我!拦住他!”但是,在我被家暴的时候,我妈从来不看我,她就在正在抽我的我爹和我旁边走过,有时候还能闲在在的看看电视。

她坚持宣称我爹只是在吓唬我。

因为不服气和震惊,我尝试着帮她复原那些曾经发生的事情,她一开始全部予以斥责的否认,后来承认我有被打,但是“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我那时候有点明白过来,她拒绝的主体就是“还不到家暴的级别”。

最终,在我给她看一辈子都下不去的伤疤时,她终于认输了,说:没错,你爸那时候经常打你。

但是,因为你太不听话了,所以都是你的错。

然后她给我上了一堂课,主题,是我现在之所以没杀人放火,都是我爸打的一手好DPS。

随后她又给说,反正你现在也很强,总想之前干什么呢?

那一瞬间我眼前噼里啪啦的就飞速排版出了一套家庭相册,每张相片里我可是都笑的一脸真诚的,但是仔细回忆我当时我怎么就那么愉悦,我美个啥呢?这个让我笑的理由,我想不起来。

那时候我知道的,是假如我不马上调整好表情迎合大人,让他们舒心爽快,我就得挨我爹打。

因为照相的时候笑的不开心挨打,这经历我也有过,打一次下次就记住了,真管用。

我问我妈小时候姥爷有打过她么,她回忆了一下说没有,我问为什么姥爷不这么教育你呢。我妈想了想说:

因为我听话,我不犯错。

这种事儿我一直憋着一口气想跟她好好谈谈的,但是没来得及,我妈也走了。

我有点郁闷——我挨了这么多暴打和恐吓,但是都是在家里进行的,外人一概不知,而唯一能给我作证的俩人,一个施害者,一个打酱油的这二位,都不在人世了。

我跟我一闺蜜倾诉苦水,她是泡蜜罐里长大的那种姑娘,泪汪汪听完,说:“你往好处想,他至少还供着你吃喝,你这么想就不那么痛苦了吧。”我说:“我从今天起包你一月吃穿零用,每天你让我揍你几顿,不打断骨头,只打青,行不?”她一听,又嘤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我被我爹打了十几年,这事,已经是历史悬案了,我就有点不服气。这么一来被家暴这件事就变得蛮执拗的,就好像做过阑尾手术的人,你看他一身好肉,就赞他“你身上都没个疤痕,皮肤真好”,这人肯定会告诉你“其实我肚子上有个疤,这也算是男子汉的勋章了吧”,你要是不信,他还能拉起衣服来给你看看。

其实想要坦承被家暴过的事情,其实跟上面这种心态没什么关系。

托常年被家暴的福,我小时候真是一个认人捏的软柿子——从小学开始,男生女生之间有了性别的自知,就容易小打小闹,我那时候孱弱的跟条猫仔一样,同桌的则是一名武功极好的壮硕少年,不但武艺高超还拒女色永不沾,在桌上划了三八线,天天盯着我,但凡写字的时候略微过界,立刻就是一记手刃劈下,打的我满眼金光。

被人揍的一身青紫,我犹豫了好久,才带着一点期盼把这事告诉了我爹。我爹说他打你哪了,我把袖子挽起来,给他看淤青一片的胳膊……

就在这么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爹手起掌落,那叫一个脆生生的,一巴掌就赏了我一五指山。

别人打你肯定是你先招惹人家了,以后你再惹事让我知道,我就加倍打你。

我爹这么说,然后露出了自觉特别有哲学意义的表情走了,仙风道骨的让我都忘了哭。

这也是大部分施行家暴的家长一种令人难以理解的创意规则——我先把孩子打成废柴,他/她就不会主动惹事啦,你打我家孩子,好,我比你打的还狠,你看你怕了吧!你下不去手了吧!只要别给我找事就好,其他的,小孩长大了就自然会好了。

嗯没错的,我爹就是这么被我爷爷一路暴打着长大的,对此他觉得我爷爷很牛逼,这方法相当棒。问题是他是个男孩而且家里有8个兄弟姐妹,每个都是能淘到上房揭瓦的小畜生。

这些他都不提。

从此之后我被人欺负,再也没向家长求助过,对老师也没有。

我爹都不帮我,外人能吗?

说句中二的话——我从小学的时候,就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了。

大人总是忘了孩子才是最残忍的,欺负弱者这种秉承进化物竞天择的本能,在没有加以约束和保护的情况下,会愈演愈烈。

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都是透明人,独立大队,娇弱系沙袋包,天然背景板。每天的娱乐就是看书看书再看书,以此逃离三次元,只有在阅读的时候,才能放松下紧张恐惧的心情。

这种沦为全班人无视或者欺负对象的生活,一直持续到高中。

高中的事不用说,那时候表现出来的土匪一面尚且不是我的本性,同样的,是为了迎合我在意的朋友而做出的“伪人格”。证据就是那个会带着人去打群架的大姐头,从未在当时已经在外面打工赚钱,老实的跟三孙子一样的我身上出现过。

但是,确实证明了有猛兽的血和獠牙在我的身体中存在着。

后来我跟有过家暴经历的一些人接触过——他们往往会在不同的场合显示出两种甚至多种的人格趋势,可无一例外的,他们或多或少的都存在着交流恐惧症。或者是不合群,或者跟不上话题,或者会显示出自闭的一面。因为这些人格反应都是基于幼年时期“希望迎合大人,减少被暴力对待”而塑造出来的防御机制,这就像是对付上级检查的应急措施一样,它并不完善。

严重的,一辈子都会唯唯诺诺,不敢为自己说话,将一切讨论都视作惹是生非,然后生出一个孩子,再往死里揍它,教育让它不能给家长找事,变成累赘。

在意识到“再这么软柿子就让人废了”的时候,是工作的时候。

被家长命题教育出来的真诚、自省、礼貌、勤快……等等适合大众咬嚼口味的“优点”,搭配上已经塑化成功的“傻逼、没自信、自卑、软弱”的个性,我很快的就成了公司里干活最多最快,拿钱最少最苦的人。所有人都给我发好人卡,要是人好就能卖钱我当时估计都能成世界首富了。就算是这么拼命卖力的讨好着人家勤勤恳恳的工作,换来的是完全不给你留面子的责难苛求,跟各种因为好玩顺手一发的陷害。

每一天都相当恐惧,甚至可以说是失望,时至今日我还记得,有那么一段时间,每天早上醒来心情都会跌落谷底——因为发现自己还活着,没有“幸福的在睡梦中死去”。

害怕、焦虑、惶恐。

那时候我是真不明白,明明我已经被我爹教育成这么好的一孩子了,怎么还有人欺负我呢?你们糟蹋我的付出,嘲讽我的忍耐,你们也不多拿一分钱,图个什么呢?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去体谅和照顾你们了,为什么你们不会感谢,还当我的付出是天经地义的呢?

我爹死了,你们这群货把拿我练手当教育我这种事接过来继续执行了?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为什么在我为了你们付出了这么多,帮你们做了这么多之后,你们居然会将返回来伤害我当娱乐呢?

我特么在那时候突然意识到我那事事隐忍的高贵冷艳爹为啥会死那么早了。

修正“包子”的性格,我用了很长时间。

把软弱剪除,只留下自知之明,在忍耐里重塑坚持,傻逼得成长为诚恳才对得起别人,一拳殴飞自卑,换上洒脱不羁,能做到我尽力,不能的,谁特么都不能逼我出卖自己。

有柔软的皮毛,有锋利的獠牙。对我好我温柔相待,你有礼我有节,我给你们暖和的怀抱,但是我腰上也跨着斩马刀,我不害人,与人为善这是原则,但可是,谁也甭想从我和我在意的人身上下嘴练手,死磕。

这过程就像是自己把自己扼死,注视着自己丑陋的尸身,从腐烂的骨骸上再度长出筋肉一样,痛苦不堪。以至于假如让我倒退回青少年,那么我的决定就是干脆砍掉重练,不想再重复一遍。

未来,也不打算带小孩来这个世界了,因为我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她。

我怕自己重复我爹的路线,他造成的阴影太严重,已经彻底断了我当一个好家长的勇气。

前一阵高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跟我联系的同学突然QQ上加了我,跟我聊了一会天之后说:“你可是变化太大了,完全不像了啊。”我说没有啊,我是老了而已。她说:“那就好,还是从前的你好。对了我十月份结婚,咱是最好的朋友,我婚礼上你一定要来啊,你不来我不高兴,你不出场祝福我我就不结婚。”

我说:“呵呵真逗,有本事你离啊。”然后把丫拉黑了。

我对现在的自己很满意。(文/荀夜羽)

比你酷

轻松阅读,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家庭暴力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