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知音”

忽而一夏。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才播出两期,立马成为全国收视率上升最快的电视节目。

无需过多介绍,这个以“盲选”为节目特色,即选手最初登台时四位评委背身而坐,仅从声音判断,评委在演唱结束前若按下“I Want U”的按键,则代表选手权利反转,开始选择导师,这一始于荷兰的《The Voice》系列节目2010年时一经播出便迅速获得了20%的收视率,随即席卷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与《美国偶像》《英国达人秀》等分庭抗礼。现在,它来到了中国,且无意料地在播出后引发收视讨论热潮。但同时也引发了许多的负面声音:伪造参赛选手身份,实则大部分人都是“选秀专业户”;编造桥段,恶意煽情;节目播出时选手的声音经过修正,并非真实现场演唱的还原。对此,笔者请大家注意一点,你认为,《中国好声音》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节目?

它是一个以挖掘“中国好声音”为使命担当的节目吗?它是一个为颓靡的中国原创乐坛输送新鲜血液的造血工厂吗?不,它只是一档为博收视率的娱乐节目而已。官方对《中国好声音》的抬头是“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音乐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励志”“评论”才是它的重中之重。作为一档制播分离的节目,制作方来自于《中国达人秀》的原班人马,制作成本高达8000万,除了星光璀璨的导师班底(说真的,我从未见过刘欢这种状态),在幕后部分还请来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总音响师金少刚负责现场音响,而收音部分的李军则是汪峰的御用录音师,被诟病多年的电视录音转播环节有了很大的改善,这样的不惜血本,是为了推动中国原创音乐产业的发展吗?用屁股也能知道答案——不可能。

因此,浙江卫视要创收,必须使劲一切办法让节目爆红,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广告商的青睐。我们已经看到,在商标案拉扯多年、近期终于和王老吉一刀两断的加多宝拍下了节目的冠名权,费用未知,但目测看来这是加多宝独立运营后重要且成功的一步棋。还有更多的赞助商,或许是出现在电视节目史上最无节操的片尾字幕滚动条里——抱歉,他们以每秒一光年的速度滚动,我着实看不清。无论如何,中国的电视观众喜欢看什么,《中国好声音》就输出、放大什么。《中国达人秀》总导演金磊在分享经验时称,节目的成功归结于“情感的放大”,是故事而不是才艺令一档真人秀节目成为一部全民励志书,而这一经验被复制到了《中国好声音》里,它必然导致了节目和原版《The Voice》的风格和指向完全脱节。于是,在每位选手平均在台上的10分钟里,只有2分钟是演唱,其余的是《知音》,是庾澄庆、那英的脱口秀,也应了“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音乐”只占两成这一既定标准;于是,每位选手上台,右侧字幕打出“自强女孩为母亲高歌”“身高1米48女孩梦想在音乐中寻找快乐”“想证明自己声音的平面模特”“孤寂男孩寻求认可”“38岁全职妈妈的音乐舞台梦”这样的知音体,而不管这“模特”是去年的快女,这羞涩的“孤寂男孩”两年前屁颠屁颠去参加快男,而“全职妈妈”干脆直接是导演写的剧本——更加让人无语是,在节目播出的第二天,关于“全职妈妈”在新闻媒体中踢爆自己的身份是导演安排的新闻立即见报,再一次证明了我之前的推测:这些负面新闻、选手内幕爆料不过是节目组博眼球的负面炒作而已。节目第一天推广重点:好声音;第二天的重点:这些好声音是假的!第三天的重点:假的不重要,声音才重要!多么稔熟的推广技巧啊!

于是,以后别跟我提这个娱乐、愚民节目。

(原刊于《名汇》杂志)

中国好“知音”

比你酷

轻松阅读,活在当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不再心跳的回忆

迷一首歌有时候不需要太多理由。例如林夕作词,陈辉阳作曲,古巨基演唱的《心跳回忆》,我很迷它。这首用同名电子游戏 ...

57 0

盗梦者江淹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买了彩票,晚上就会梦到中大奖。有时候梦想还真能照进现实,各地新闻常常报道各色 ...

47 0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中国好“知音”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